我对2003年SARS期间的回忆

  • 中性
  • 中性
  • 中性
  • 中性
  • 中性
来源:灯塔财经 时间:2020-01-26 15:55:40
SARS从开始发生,我就在关注会不会有特效药出来,会不会有疫苗出来。可惜的是,没有特效药,到目前为止也没有特效药。

2003年,毕业才两年的我在深圳一个不错的互联网公司上班。广东的公司一般会选择正月初八上班,第一天上班其实也不上班,公司会组织一场叫“春茗”的聚餐。我清楚记得春茗当天,QQ和手机短信收到了很多小道消息,大致的内容是:广州三院收治了一个病人,携带瘟疫,已导致所有身边密切接触者以及医护人员感染,而且致死率很高,从发病到死亡大概就是7天时间;通过空气传播,目前无药可治。吃完春茗,所有同事都涌向了药店,买板蓝根、买口罩、买抗病毒口服液、买白醋。到下午就基本彻底买不到了,所有的一切据说有用的防护、预防和消毒物资售罄的同时,零星在卖的基本上都喊出了高价,我清楚记得白醋一瓶150元。这个信息很快从小道消息得到了官方的承认。
第一起病例是个做野味的厨子,高烧咳嗽迅猛的病情被家人送到了广州中山三院,中山三院的医生护士迅速组织人员抢救。由于对病毒认识不足,以及医护人员防护设备受限等原因,那个厨子的家人和三院的医生护士成了第一波被感染的人,记忆中好像都死了。
由于SARS的高致死率以及通过空气传播的特点,迅速让广东地区处于高压窒息状态。在公共交通上或者公众区域里,只要有人几声咳嗽在他身边会迅速形成1米以上的真空空间;进任何场馆都得量体温,那时候我的领导正好举办婚礼,来了一个非典婚礼,每个来宾都得量体温,每个人都戴着口罩;餐馆无人问津,当时我们老家的同学到深圳出差,我请人吃个饭,偌大的餐厅就我们两人,要碟白醋加十元;只要有一个人确诊或疑似,他的所有亲密接触者都会被隔离,整个小区的其他人就会被安排在家办公。抽烟防SARS的理论也大行其道,理论来源是来自于“腊肉不长虫子”。中医防治SARS理论大行其道,我们公司固定订购了几个月的中药汤剂,不管有用没用都喝,特苦,后来想想这个中药防治逻辑跟板蓝根差别不大,就是让你呼吸道的抵抗力增强。
公司防护也做得特别好,因为每家公司只要有一人中招,那整个公司的人员隔离是铁定的,一旦人员隔离业务受影响是肯定的。公司给每个人配备了N95口罩,对于以前都没戴过口罩的人来说,我是从那个时候知道N95口罩和其他口罩的差别的,N95口罩防范病毒的能力是95%,其他类口罩都没有这么强的防护能力,尤其是棉布口罩,就是聊胜于无的东西。公司不单单派发了口罩,还引导大家上下班时间佩戴,行政部还发起了一个行动,就是“戴口罩也可以很美”的活动。除了口罩,就是板蓝根了,刚开始板蓝根脱销公司并没有采购到,反倒是我由于业务关系全国各地客户给我寄送了很多板蓝根,加起来差不多有一编织袋,后来全国疫情爆发我又给他们寄过去。公司在2月底通过白云山制药备到了板蓝根以及采购了一部分抗病毒口服液。原先公司喜欢喝咖啡的同事都改喝板蓝根了,一致评价板蓝根比咖啡好喝。公司每天测量体温,原先受条件限制只能用耳蜗测温,后来有了门框上带红外感应器,上下班进出门就可以知道自己的体温情况。一旦发现有人发烧,就安排检查,并让附近的同事要么在家办公要么会议室办公。全国防控也做得很迅速,我因为是负责全国市场销售的,以往出差是比较频繁的,也年轻爱出差,在出差中看中国经济的发展,看祖国的大好河山。在SARS期间一切就不可能了,想去出差,临行前跟客户说我要过来,得到的是一致的答复,婉转拒绝。甚至是到了五一期间,我想回趟家,我妈都不建议我回去,因为回去就是14天的隔离。在4月份憋不住,约了几个关系好的同事去了一趟江西婺源游玩,来回飞机上记忆中只有我们这一群人,我们在机场和婺源留下了一群人戴着口罩的合照。那时候还在保持出差的就是广州了,同样都是疫区,谁也别看不起谁。记得广州的客户到我们公司交流,我递过去一管抗病毒口服液,我都能看到他眼角的泪光,那时候抗病毒口服液是稀缺货。
我的很多同学在做外贸,当时外贸行业最大的盛会是每年春秋2次的广交会。他们参加完广交会都被拉到各自城市近郊的度假式酒店隔离14天。
SARS刚发生是在广州,很快蔓延到了深圳、东莞等其他广东地方,到了3月份初全国两会期间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为了保两会正常进行,北京市和卫生部可能是想不到疫情这么快速发展也可能是有意为之,北京的疫情被隐瞒下来了。直到差不多半个月后,发现疫情已经处于爆发状态。从此,SARS的防控重心转移到了北京。当时中央做了几件事情,一个是换了王书记强有力的领导,第二,全国范围内严防死守,减少人员流动是很重要的一环,当时出现过各种北京的车辆到外地去被歧视的实事和笑话,这个人员流动甚至控制到什么地步呢,就说北京的高校之间,同一高校不同宿舍楼之间,同一宿舍楼不同寝室之间。第三,北京建立了小汤山医院,把北京发现的所有确诊和疑似的病人都转移到了小汤山,把密切接触者也会有城郊的宾馆隔离。全国其他地方基本也是采用类似方式。在这样的防控下,到了5月份蔓延趋势算是控制住了。到了6、7月份随着温度升高逐渐就解除了疫情。
SARS从开始发生,我就在关注会不会有特效药出来,会不会有疫苗出来。可惜的是,没有特效药,到目前为止也没有特效药。前段时间有朋友给我推荐港股东阳光药,因为东阳光药有治疗SARS的药,叫“达菲”,我一听就知道是假的,估计又是为了配合炒作一轮股价的。达菲从SARS开始的时候就被炒过一波,事实证明在SARS面前它是没用的。SARS病人从发病到死亡很快,基本就是在7-10天,所以医生为了救活病人,基本上采用的是激素治疗方案,说直白一点就是我让你自己的抵抗力增强,让你自己和病毒抗争,东风压到了西风你就活下来了。由于大量使用激素,很多存活下来的病人其实也很惨,后遗症很严重,我看有的报道说最主要的后遗症是骨头坏死,坏死了只有换成不锈钢的,很痛苦。至于疫苗,我记得后来有报道说研发出来了疫苗了,但是这个疫苗有没有效果就没有后续了,起码这次在武汉新型冠状肺炎面前没有人再提起过之前SARS疫苗管不管用的事情。估计是不管用的,管用早就拿出来了。
我身边有没有中招的人?记忆中离我最近的中招的人是我同一小区的人,严格意义上都不算,因为那时候我才搬家,结果那个小区发现了一个病例,公司就通知说住那个小区的同事在家上班,我还后悔了一下,因为我错过了可以在家上班的机会。
小贴士:一个人要中招要具备三个条件:1、接触到病源。2、通过空气传播到呼吸道。3、自身免疫力低下。所以针对性的措施是:1、不要去人多的地方。减少接触到病源的概率。在此期间尽量不要生病,因为医院是最大概率的病源所在。条件允许就不要坐公共交通工具,尽量开私家车,或者附近的人骑行单车或者步行。2、一定要养成戴好N95口罩的习惯。绝对有效大幅度降低被感染可能。在家里、公司等封闭场所得用白醋消毒,可以有效杀灭空气中的病毒。3、多吃点维生素、人参、灵芝等增强抵抗力。其实最有效办法是喝板蓝根,因为呼吸道的抵抗力是最简单有效的。抗病毒口服液也可。
2020年我现在武汉,在武汉有03年抗SARS经验的人不多,先从03年SARS说起。下一篇就说说武汉的新型冠状肺炎,非专业人士是怎么防治疫情的。

分享到: